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最強戰神討論-第429章 當朝霞與晚霞交織!展示

最強戰神
小說推薦最強戰神最强战神
斩炎可以积蓄星空之力?
林然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不可能!
虽然此刻他并没有随身携带着斩炎刀,可是,林然很确定,自己这把刀绝对没有那种“特异功能”!
在林然看来,这把刀只不过比普通的长刀要锋利一些,强度也要高一些,仅此而已!
他连所谓的星空之力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斩炎就已经可以吸收并凝聚这种力量了吗?
听起来怎么这么像……扯淡呢?
可是,看北晴居士的样子,这又绝对不是在说谎!
那清婉的容颜,配上清澈的目光,让人本能地信服她!
北晴居士把林然的表情尽收眼底。
很显然,她对林然的了解很透彻,也知道那把刀是在他的手上。
“如果这样的话……”林然摸了摸鼻子,尴尬地说道:“我是不是该拿着斩炎刀砍我自己试试?”
林然不禁想起了那个黑影念出的那句诗——斩炎劈开生死路,冥戒尽锁尘与土!
如果斩炎刀没什么特殊之处的话,名声怎么会如此响亮?这把刀里,到底还有着怎样的故事?
“也许,你还没有激发出这把刀的真正威力。”北晴居士微笑着说道,她似乎很笃定这一点。
“好,多谢居士提醒,我知道了,您早点休息。”林然说着,有些心事重重。
他不知道父亲把这把刀留给自己,究竟还有没有别的深意,难道说,自己这个当儿子的,也是老爹棋盘上的一颗棋子吗?
而就算斩炎刀里真的有星空之力,那么又该怎么将之激发出来呢?
林然真的很想把自己的老爸挖出来问一问——如果他没死的话。
“我再提醒你一句。”北晴居士望着面前的年轻脸庞,说道,“你的源力,本就是这世界上最特殊的东西。”
林然闻言,身体轻轻一震。
…………
等林然告辞之后,北晴居士隔着窗户,看着那年轻的背影,清澈的目光随之消失不见,眼眸之中似乎带上了一线复杂之意。
随后,她轻轻叹了一声,关了灯。
房间里的光线迅速地暗了下来,只剩下了从窗户透进来的月光。
北晴居士借着月光,把自己额前的那一绺白发拉到了眼前,把头发末端在手指上缠绕着,随后道:“当年,若不是被斩炎刀里的星空之力误伤,我这一缕头发也不会白呢。”
说着,北晴居士的手轻轻捏住了一根发丝,随后便将其拽了下来。
龙舞曲
那白色的头发,似乎和皎洁的月光相得益彰。
北晴居士的手指微微一用力。
那轻飘飘的长发,竟然在这一瞬间绷得笔直!
就像是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头发变得坚硬了起来!
如果仔细观察地话,会发现,这一根头发的表面,并没有被任何源力包裹!
真是难以理解,北晴居士到底是如何做到这般的!
她垂眸看了看这根绷直了的头发,随后手指轻弹。
唰!
这一根笔直的头发便直接射出,穿过了窗子,在外面的一棵树上留下了一个微不可查的透明小孔!
不,确切的说,不仅是这棵树被穿透了,甚至连院墙之上,都留下了这样的空洞!
在接连穿透树木和院墙之后,这根头发又射出了老远,才终于失去了力道,变得柔软了起来,在夜风中飘飘荡荡,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一根头发而已,竟然犀利至此!
那北晴居士的实力到底在什么层级!
望着自己那根头发消失的方向,北晴居士轻轻地摇了摇头,眼中有着一抹微不可查的遗憾,她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
这时候,林然已经来到了鹤无双师徒所暂住的小院里了。
师徒两个分别住在两个房间,仇舞蝶由于伤势不轻,此刻已经早早睡下了。
忘忧铃
而鹤无双则是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心情莫名有些忐忑。
她现在肯定不会认为林然是在吹牛了,毕竟,对方可能是个星辰级的超级大佬,修改功法肯定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然而,今天白天林然疗伤之时给鹤无双带来的感觉,让这个年轻漂亮的掌门内心之中又有那么一点警惕。
她一直是个低欲望的人,自认为不会为任何事情而着迷。
但是,林然的温暖源力,却给她带来了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也让鹤无双开始怀疑自己的意志力了。
有些东西,一旦尝过一次,真的就戒不掉了。
鹤无双看了看自己的源力池位置,那里虽然已经没有了林然的源力灌输,但是却似乎仍旧暖洋洋的——当然,这种温暖,大部分都是小仙鹤的心理作用。
这时候,门外响起了林然的声音。
“鹤掌门,睡了吗?”
“没……没睡。”鹤无双的思绪被打断了,随后连忙说道。
“好,那我进来了。”说着,林然推开了门。
鹤无双立刻想要撑着身子坐起来。
不过这一下,却牵动了她的骨骼伤势,让这漂亮妹子忍不住地皱了一下眉头,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的骨头伤势得静养,快躺着吧,不必起来。”林然说着,双手扶着鹤无双的肩膀与后背,将其缓缓放平。
这个动作很是轻柔。
“谢谢。”鹤无双说道。
“鹤掌门不必客气。”林然并不知道此刻人家姑娘心里面到底在琢磨些什么,说道,“接下来,你依照你们剑派的功法来运转源力,带着我的源力来感受一下你的功法路线,我才能找出需要修改之处,明白吗?”
“我知道了。”鹤无双轻轻点头,眸光中完全没有半点冰冷之意,说道:“辛苦你了。”
林然把鹤无双俏脸之上的神情尽收眼底,微微一笑,说道:“这样才对,姑娘家家的,还是有点礼貌最好,整天维持着那倨傲的样子,当心以后嫁不出去。”
这种看似批评的话语,若是让以往的鹤无双听到,肯定会直接出言斥责,更严重的说不定都要直接拔剑了。
而现在,鹤无双却没有半点生气的感觉,她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说道:“是的,所以,这剑法真的很影响我的性格与心神,我与舞蝶虽说是师徒关系,但其实情同姐妹,我也不想看到她走上我的老路……呀!”
然而,话还没说完呢,仇舞蝶忽然发出了一声轻叫!
因为,林然已经伸出手来,把鹤无双的腰间带子解开了!
她今天穿的那件黑色长衫已经在之前疗伤之时被剪开了,此刻换上的是芙蓉庵里小尼姑们日常所穿的灰色衣服,这衣服并没有扣子,只是在腰间简单地系着一条腰带而已。
战王独宠:杀手王妃千千岁 小说
此刻,林然这么一解开,只是穿着白色背心的鹤无双便暴露在了林然的眼前。
嗯,就连这一件背心,都是问小尼姑借来的。
她今天疗伤之时所穿的那件纯白色的贴身衣物,因为沾了血迹和汗水,已经被鹤无双给丢掉了。
“疗伤所需,还请鹤掌门理解,别紧张。”对方的态度好起来了,林然现在的言语也变得很客气了,说道,“而且,你里面又不是没穿衣服。”
鹤无双确实是穿着一件背心,可是,由于缺少束缚,她感觉这白色背心不仅没有起到阻挡视线的作用,反而能够从某些方面更增添视觉冲击力。
而林然也低头顺势看了一眼。
由于房间里的灯光还挺足的,白色布料的透光性又比较好,所以,哪怕隔着背心,他也已经依稀看到了峰顶与晚霞。
以及……挡不住的山之边缘。
由于是躺着的,所以,这占地面积明显扩大了不少。
鹤无双也看到了林然的眼神,于是下意识地用双手掩住了胸口。
“鹤掌门若是不放心,我便关上灯好了,我不会趁人之危的。”林然说着,起身关上了灯,随后重新坐到了床边。
不知道鹤无双之前是出于什么原因,早早地就把窗帘给拉上了,所以,此刻房间里面一片漆黑,连月光都没有透进来。
似乎,什么都看不见了,整个房间也变得安静了许多。
在全黑的环境里,鹤无双莫名有点紧张,但是,一想到困扰自己多年的问题极有可能得到解决,而且,很快又能享受到林然那种温暖源力所带来的暖洋洋的感觉,鹤无双心中的期待感又随之而升起来了。
“我们开始吧。”林然说道。
话音未落,他的手掌心已经贴住了鹤无双的光洁肌肤、覆盖在了她的源力池位置。
一股股温暖的源力,开始汩汩涌出。
这一刻,鹤无双舒服地想要唱出来。
“运转剑法,引导我。”林然说道。
林然的话把鹤无双的状态拉了回来,她连忙答应道:“哦哦……好的。”
随后,她开始用自己的源力引导着林然,把自家门派的功法运转了好几遍。
在这位超级强者面前,鹤无双就没想着敝帚自珍,根本不担心剑派的功法被林然学了去。
“果然,这剑法真是犀利。”林然感慨着说道,“当初创出这剑法的人,绝对是天纵之才,但是,这剑法戾气太重,只重攻击,却几乎放弃了防守,对身体副作用极大,不妥,不妥。”
鹤无双道:“我都还没有运转剑招,你就已经能看出问题来了吗?”
“是的,无需你演示剑招,从你的功法路线中,我就知道这些剑招该怎么发出来了。”林然说道,“来,我来告诉你,究竟是哪几个部分出了问题。”
鹤无双知道正题来了,立刻打起精神,说道:“好。”
黑暗中,两人细细研究,时间不知不觉地流逝,几个小时仿若一眨眼。
很快,东方便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林然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以他的强大,都累成这个样子,足可见这种精细的功法推导研究对他的消耗是多大!
而林然此刻的样子映在鹤无双的眼里,似乎让她的眼波更柔软了一些。
“呼,好了,总算是搞定了,以后就按照我们刚刚修改的功法来修习,应该就可以彻底避免所有的弊端了。”林然说着,缓缓把自己的源力从对方的体内撤出来。
这一夜,林然几乎把无双剑派的功法推倒重来,不仅变了招式,甚至连源力运转路线都改变了,使得这剑招不再那么地一往无前,而是首尾兼顾,攻守平衡,也不会影响练习者的心性。
至于练习者寿命缩短英年早逝的情况,则更是不会再发生了。
甚至,鹤无双还发现,这修改之后的功法,竟然有些暗合阴阳和合之道。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她真切地意识到了,什么叫做天才!
若是换做其他武学大师或是源力专家来修改这功法,可能十年八年都做不到!可林然只是用了短短地一夜,就将这功法修改的尽善尽美!
要是传出去的话,那些所谓的老前辈绝对能被气死!
“我觉得我该向你很认真地道个谢。”鹤无双收起了思绪,撑起了身体,缓缓站起来,随后,她的膝盖就要弯下去。
“不,鹤掌门,不必如此。”林然扶住了鹤无双,没让她跪下去,而是笑着开了句玩笑:“你要是想跪,以后有的是机会。”
“什么?”鹤无双没听懂。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嘴欠开个不那么好笑的玩笑而已。”林然尴尬地笑了笑,“既然此间事了,我便告辞了,鹤掌门,保重。”
“这么着急要走?”鹤无双轻轻地吸了一口气,似乎是下了个决心,问道:“我们商量一件事,可以吗?”
“鹤掌门请讲。”
“你……以后可以不叫我鹤掌门吗?”鹤无双看着林然,眼光无比清澈,似乎能让人直接通过眼睛看到她的心底:“我可能比你大两三岁,你叫我鹤无双,或者无双姐,或者直接叫我无双,都可以。”
林然看着对方那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年轻的俏脸,笑道:“无双姐?就你这小丫头片子,还想让我叫姐姐?”
说着,他看了一眼鹤无双的白色背心,清晨的朝霞透过窗子,映在上面,和朦胧的粉色晚霞交织在一起,竟是有种美不胜收之感。
而这种美不胜收,又带着一股沉甸甸的视觉效果。
于是,林然咳嗽了两声,纠正了自己的说法:
“那啥,我在刚刚那句话里用的那个形容词,收回。”
——————
PS:又是第三更,又是一大章,老烈焰的满腔诚意也是沉甸甸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