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第九百七十二章:不起名字閲讀

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
小說推薦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
“那就在这里分别吧。”
葬神星上空,陆晨对千雪和冷月说道。
来的路上,墨雨已经在中途“下车”了,她说想在葬神星周边的星域先探索一番。
“那我们便先行返回雪月峰。”
千雪点头,陆天华还在这儿,她们不能做出一些出格的举动,要维持原主的人设。
“那边就是武神山吗,可真气派,比大日峰还要高。”
林山河看着一个方向,神情兴奋。
他终究还是不告而别,只用了飞剑穿书,可飞剑等抵达原初古星,多半是三年后了。
这趟出来的冒险让林山河大开眼界,一时间根本不想回家,进行无聊的剑术苦修。
在陆天华的带领下,他们一行人的脚程极快,离开葬神星一年多,陆晨等人却没有太强的实感。
只因为他们经历过一次因果线的强烈收束,在真龙遗迹内时,曾穿越了九个月的时光。
关于这一点,诡异的是,楚子航说他并未经历过这样的事,只是老老实实的在葬神星过了九个月。
期间联系不上陆晨,楚子航查看团频的人员安危情况,才没有慌张。
在这段时间,不止是联系不上陆晨,他也联系不上绘梨衣和夏弥了,在葬神历的其他探索者也是类似的情况,无法与现代的队友取得联系。
巨大的修正力,干扰了时光,让空间对穿越时空对话的能力短暂的失效了。
降落在武神山,止戈峰顶上,依旧是陆晨熟悉的景象。
止戈峰地广人稀,平日里没几个陆姓强者在广场上,唯有小陆溟上次游历失败,又被大长老勒令在山内修炼,如今能看到他在清晨的广场上勤奋的负重奔跑。
“这是你的客人,你自己安排招待即可,记住不要触犯山规,有些地方不能随便跑。”
陆天华嘱咐完,便直接飞向止戈峰之上更高的天梯,显然是要去找武神山主说些什么。
陆晨还有些想问的事,却被压了下来。
在回来的路上,他隐晦的问过陆天华,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可陆天华有缄口不言了,尽管在陆天华刚赶去真龙星域救场时,曾大喊过特殊的称呼,只是陆晨还是有些狐疑。
因为他也听小溟说过,大长老连儿子都没有,哪来的孙子?
而且根据武神山止戈峰的规矩,和秘血武者一向强势的性格,若秘血武者真的有家人,并成功生下了孩子,那么孩子流落在外的可能性极低,且即便流落在外,像陆晨原主身份那般,不被发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秘血武者的特征是很明显的,即便原主幼年实力低微,也应该会被人发现是秘血武者,那么武神山早就注意到了才对。
陆晨谨慎的询问陆天华,陆天华遮遮掩掩,一幅不想说的样子,更是在那之后,喊陆晨也只是第一次见面时的称呼,让陆晨仍旧喊他大长老。
“林兄,你就住这一层吧,修炼的话这里有聚灵阵,我们武神山的唤灵塔只有内部弟子能够使用,你怕是不成了。”
陆晨将林山河安顿好,武神山当然也会接待客人,并不是排外的。
只是像止戈峰这种地方,一般还是少有外人会来住,因为止戈峰上秘血武者们的交际能力往往不太好,也没人想住在这种煞神满天飞的地方。
哐当
一阵连串的杂乱响声让陆晨回头,他看到真龙幼崽在朝华殿内一阵乱飞,撞倒了不少家具,还在倒塌的书架中打滚。
陆晨上前揪住肥龙幼崽的后脖颈,将其拎起来,四目对视,“在这儿住安静点,我们也要修炼的,我知道你能听懂人话,你也给我好好修炼,不然一点挑战性都没了。”
肥龙幼崽大眼睛滴溜溜转,想了想,又连连点头。
但陆晨松开它之后,又是在半空中一阵翻腾打滚儿。
陆晨有些无语,也不知道这死了娘亲的孤儿,为何一天到晚都这么欢脱。
秘血老祖曾对自己说,真龙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该存在的生灵,它们天生残忍无度,荼毒众生,每一次成长都伴随着星域的寂灭,所以应该将这個种族抹消。
可眼前的小家伙看起来没心没肺,一点没有真龙一族该有的威严和逼格,动作行为更像是一条不太乖的狗。
“林兄,你说这玩意儿看起来凶狠吗?”
陆晨皱眉道,他怀疑是不是这小家伙真的被憋坏了脑子。
林山河笑眯眯的看着小金龙,出手间便抓住了其后脖颈,将其拎起来,“哪里凶狠了,要我看,是不是陆兄你见到的那位神祇瞎说的?”
说着,他还抓住小肥龙的脖颈甩来甩去,“你看它多配合……”
“嗷呜!”
林山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真龙幼崽一口咬住了手臂。
“嘶凶狠!凶狠,陆兄你看它,凶得很啊!”
林山河一边甩着小肥龙,想让它松嘴,一边说道,不过脸上到不严肃,毕竟不是真的疼。
咬了一会儿,小肥龙发现自己确实咬不动,松开了嘴,在林山河手中挣扎,发现也挣脱不了,顿时有些丧气。
它委屈巴巴的看向陆晨,想求助让陆晨把他放下来。
陆晨揉了揉眉心,就这小家伙三年后能跟自己一战?
开什么玩笑呢?
他现在只觉得像是养了只宠物,而且还是贼闹腾,特不听话的那种。
“林兄,把它松开吧。”
陆晨发话,林山河才笑呵呵的把小金龙松开,还对小金龙张嘴,也来了句“嗷呜”
气的小金龙就要再咬上去,但林山河有防备的情况下,双方属性差了近五十点,它怎么可能咬的到。
于是乎在朝华殿内又是一阵鸡飞狗跳,到处都有家具倒塌。
“停!”
陆晨大喊道,“林兄,这么搞下去,最后可得你帮我收拾!”
无法发声的少女觉得她太过温柔
终于,在陆晨的镇压下,闹剧结束。
林山河看着对面被陆晨“拴住”的小金龙,露出有些不符合他神剑宫少宫主的贱兮兮笑容,“咬不到了吧?好气哦。”
陆晨有些无语,心说林兄你好歹也是快一千岁的人了,怎么还跟小不点玩的这么欢?
“对了,陆兄,伱是不是还没给它起名字呢?”
林山河看着在陆晨手下龇牙咧嘴,“凶狠无比”的肥嘟嘟小金龙,问道。
陆晨看了眼还想闹腾的真龙幼崽,摇了摇头,“不起名字,我又不是在养它。”
在他家乡的习俗中,家里养的牲畜,是不能起名字的。
因为迟早有一天,你会把他宰掉,起了名字,不合适。
…………
武神山,止戈峰之上,在那云雾被远远抛在下方的绝颠之处,一座小木屋伫立在那。
大长老陆天华站在门外,出声道:“山主,有些事要说。”
嘎吱,木门开启,陆天华走了进去。
并非是其他势力许多人所猜测的那般,这座武神山主常年闭关的木屋,不是由大法力构建的小世界洞天,只是一处普通的木屋。
里面的空间不大,只有二十多平米,没有什么家具,只是个空壳子。
一身黑色练功服的女子盘坐在房间的正中央,身前有一座小茶几,上面有凡木雕刻的茶具,里面盛的却是再平淡不过的水。
这便是葬神星最强者之一,亦或者说就是最强之人居住的地方,连张床和座椅都没有。
薛败天坐在那里,整个人身上笼罩着一种奇异的道韵,像是一直在思索什么事情,被大长老打断后,还未从思绪中回转。
陆天华盘膝坐下,没有急着开口,他和薛败天幼年相识,知道对方经常会这样迷瞪,在其神游时,最好不要打搅。
说来奇异,明明这屋子内的一切布置都是凡料,那茶几上的茶具也是由凡木雕刻,此时没有任何能量施加在上面,杯中的茶水却一直没有凉,始终冒着热腾腾的水汽。
这水汽经久不散,在空气中排出如龙般的变换,可杯中的茶水却没有丝毫减少。
大约过了两个多时辰,薛败天眼中出现些许神采,开口说了句在陆天华听来莫名其妙的话:“这世界在变。”
“日新月异,这世界一直在变。”
陆天华端起茶杯,饮了口水。
宁心锁 小说
薛败天摇头,“我不是说这个,世界在九个月前,变动了一次,和原本我看到的不同了。”
陆天华皱眉,“又是你之前所说的四维理论?”
“我更乐意将其称之为时间长河中的高视角。”
薛败天淡淡道,“当然,你早年去过那边的世界,那里的人或许爱用他们所谓的科学如此定义。”
“你之前看到了什么?既然你说已经变了,现在是否可以告诉我了?”
陆天华好奇道,早在四千年前,薛败天一次闭关结束后,就曾说看到了关于世界的大秘密,但从没有开口说过。
薛败天沉默片刻,“……我看到了,时代的落幕,终焉的来临。”
陆天华有些震惊,“时代的落幕?到底发生了什么?是有域外强者来袭吗?”
薛败天摇了摇头,看着陆天华的眼睛,“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说的是整片星空时代的结束,不单单只是葬神星的。”
陆天华皱了皱眉,“整片星空时代的终焉?这片星空下,可还有能力敌你的生灵?”
薛败天端起茶杯,淡淡道:“这个时代没有,可敌人来自其他时代。”
“其他时代?你是指那些上古禁地内沉睡的仙神?亦或是祂们的躯体通灵苏醒?”
陆天华神情凝重,他们作为葬神星最强梯队的人,知道的自然比其他人要多得多。
关于六大生命禁地,尽管他们常年探索,但却从未深入。
就像葬神渊,他们无法突破那面青铜门,原初矿洞他们无法深入黑雾最浓郁的地方,陨仙窟有一面圆门,里面是惊世杀阵……
他们对上古时代的了解,还局限于表面。
鬼王傻妃:草包小姐橫天下
只是通过这个时代刚开始的一些信息可以得知,在那个时代的末期,死了太多的仙神,所以这一时代才会已葬神历作为开端。
神死了、仙陨了,天地环境大变,此后再无仙神,这是所有人推论出的结果。
惊艳如薛败天,这等千年时间,没有宗门特别协助就修炼至武神经第五境的天才,这辈子也就卡在武神经的第五境了。
其实武神山所有人都不知晓的是,武神经其实是存在第六个境界的,关于那一部分的经文已经失传,但薛败天推论后面一定还是有的,经文不够完整。
可无论武神经是否完整,对于她来说似乎都不那么重要了,因为她连第五境的路都走不动。
理论上武神经的第五境,是分有九个小境界的,她如今身处第四个小境界,已然打遍葬神星无敌手。
再往后,寸步难行。
外界人一直在猜测她到底是如何活了这么大年岁,对于一个秘血武者来说,出奇的长寿。
她的确做出了某种常人无法理解的突破,可即便如此,她认为自己有生之年,也只能再往上迈一步了。
原本是这样。
但她现在感觉自己此生,或许有机会触碰到第五境的顶点。
因为天地环境,又再次开始发生变化了,和她之前看到的未来不同。
我的冰山女總裁
“来自古代,亦或是来自未来,甚至不属于这个世界,总归不是如今时代的生灵。”
薛败天幽幽道,一双殷红如血的眸子化为漆黑,让她身上的煞气收敛起来。
“来自未来?可有人能回到过去?”
陆天华不解,这有些超出他境界的认知。
他与薛败天同为武神经第四境,可对于道的理解,他们相差甚远。
拿两人的外貌来说,陆天华比薛败天还要小几百岁,但他已经垂垂老矣,如今所剩的寿元不足八百年了。
但薛败天看起来仍旧是一位年轻的女性,身姿健美,如一只优雅迅捷的雌豹,因为她活出了新的生命。
而且薛败天这人在陆天华看来很妖,从他们年少时想见,他就一直觉得对方天赋超绝,常常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比如……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