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第七百三十七章意外來客推薦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明月高悬,月色皎洁。
正在竹屋里闷头大睡的柳明志,在一阵压抑的哭泣声中忽的睁开了双眼。
他先是用力的眨巴了几下睡眼朦胧的双眸,然后用手臂撑在床头上侧耳倾听了起来。
少倾,柳明志直接抬起头朝着挥洒着皎洁清辉的窗外望去。
不是做梦,真的有人在房间外面轻声哭啼。
猛然间,柳明志似乎想到了什么, 一把掀开身上的被子起身朝着房间外走去。
“莲儿,是莲儿。”
柳明志短暂的恍惚了一下,瞬间便明白在房外轻声哭啼的人是谁了。
不用说,定然是莲儿这个傻女人无疑了。
柳明志疾步走出房门后,轻轻地晃了晃有些浑噩的脑袋,侧耳倾听着哭泣声的来源处,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
循着哭泣声传来的方向, 柳明志放轻脚步走了过去。
压抑着的哭泣声越来越近,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柳明志走出了约莫一二十步之后,一眼便看到了一道倩影独自蹲坐在篱笆院墙旁边的石块上面,正压抑着自己的嗓音闷声哭啼着。
果不其然,正如自己所猜测的那样。
哭泣的人儿,正是青莲。
在柳明志的目光下,青莲的身影不时的抽搐几下,其中还夹杂着佳人的抽泣声。
柳明志神色愁闷的叹了口气,双手放在脸上揉搓着,抬脚默默的走了过去。
青莲现在的模样,与当年父皇李政大行归天以后,三公主当时的模样如出一辙。
皆是如此的伤心,皆是那么的无助。
“莲儿。”
青莲听到身后忽然响起夫君低沉的话语,娇躯猛然颤栗了一下,急忙抬起双手在自己的面颊上面擦拭了起来。
“夫……夫君, 你睡醒了。”
柳明志提起了衣摆,弯腰蹲坐在了青莲身边的石块之上,抬手手臂将宽厚的手掌搭在了佳人的香肩上面。
“哭了。”
“没有,妾身就是嗓子有点不舒服。
夫君,你现在饿不饿?妾身这就去给你准备宵夜。”
青莲说着说着就要起身,却被柳明志的手臂拦了下来。
柳明志转头看着佳人有意将目光看向别处的模样,目光心疼不已的叹了口气,手臂微微用力将其揽入了怀里。
“莲儿,我是你的夫君,你是为夫的好妻子。
咱们两个乃是长相厮守,白头偕老的夫妻。
咱们两个既然是夫妻,就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你的伤心之事,又何必要瞒着为夫呢?”
青莲娇躯再次颤栗了一下,抬起头泪眼婆娑的朝着柳明志看了过去。
“夫君,我。”
柳明志看着青莲哭的梨花带雨的柔弱模样,抬起手擦拭着佳人眼角的泪痕,眼中满是心疼之意。
“莲儿,不管伱的心里面有多么的难受,有多大的压力,为夫都愿意陪你分担,韵儿她们也愿意帮你分担。
你这样把所有的事情都埋在心里, 都一個人扛着,为夫怎么能放心的下呢?
傻莲儿,你这样做, 只会让为夫更心疼啊!
为夫现在最怕的事情,就是莲儿你的身体载出了什么事情啊。
莲儿你的身体要是再有个好歹,你让为夫我以后可怎么活啊!”
柳明志说着说着,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哽咽了起来。
自己这一辈,欠青莲的太多了。
当年自己夫妇二人无意中有了夫妻之实后,自己却并没有尽到一个做夫君的本分。
在她身怀六甲,正需要人照顾,正需要人陪伴的时候。
自己却让她一个人,无依无靠的在大内侍卫的追捕下过着颠沛流离,东躲西藏的逃亡日子。
好不容易夫妇团聚了,还没有来得及过上几天好日子,又发生了青州赈灾之事。
那一次,莲儿她为了救自己,更是差一点便在如花似玉的年纪早早的香消玉殒了。
自己这一辈子之中,齐韵她们所有的姐妹加在一起。
自己最亏欠的女人便是青莲了,她要是因为伤心过度的原因,身体有了个好歹。
要不了自己的一条命,起码也得要了自己半条命。
“莲儿,你忘了为夫前几天给你说的话了吗?
不管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都有为夫呢!
都有为夫呢!”
青莲听到夫君那哽咽嘶哑的嗓音,一把将臻首埋在柳明志的胸口,双臂抱着他的虎腰失声痛哭了起来。
“呜呜呜……夫君……阿母她……阿母她……
莲儿该怎么办呀?莲儿该怎么办呀?”
柳明志急忙拍打着佳人的后背,声音柔和的安慰了起来:“没事的,没事的,莲儿你放心,阿母她老人家一定会没事的。”
“呜呜呜……”
青莲听到夫君的安慰之言,更是悲从心中起,不再继续克制自己的声音,抱着柳明志放声痛哭了起来。
“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受了,别再压抑自己的心绪了。”
在柳明志轻言轻语的安慰着青莲的时候,不知何时,他们两人身后的院落里已经聚集了好几道身影。
这些身影正是同样听到了哭泣声,从房中走出来观看情况的齐韵她们姐妹等人,以及柳依依,柳菲菲,柳乘风姐弟三人。
柳乘风揉了揉通红额眼眶,转头看向了站在自己旁边的齐韵。
“韵姨娘,咱们要不要过去?”
柳依依姐妹两人听到弟弟的询问,忙不吝的点头附和了起来。
“韵姨娘,诸位姨娘,咱们要不要去安慰安慰爹爹和娘亲?”
“韵姨娘,外婆会没事的,对吗?”
齐韵看到柳依依姐妹两人俏脸上面那泫然欲泣的无助模样,抬起一双藕臂将姐妹俩揽到了怀里。
“依依,菲菲,为娘的傻女儿啊,别胡思乱想,别胡思乱想了。”
齐韵轻声的安慰着怀中的两个女儿,却并未正面回到姐妹两人心中的问题。
不是她不想回答,而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齐雅,女皇,慕容珊,云清诗她们姐妹等人默默的相视了一眼,亦是沉默以待。
她们与齐韵一样,亦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们的心里何尝不清楚,三个孩子都不是傻子。
该看出来的事情,想必她们早已经看出来了。
这个时候说些什么的话,反而不如沉默以对。
“依依,菲菲,乘风,咱们别打扰你们爹爹他们两个了,让他们俩单独的待一会吧。”
“嗯,孩儿明白了。”
“是韵姨娘。”
“菲菲,依依,你们姐妹两个去看看你们的外婆,她要是有什么需要的,你马上来通知姨娘们。”
“哎,孩儿姐妹知道了。”
“乘风,你早点去歇着。”
“云姨娘,几位姨娘,孩儿不累,孩儿想去跟两位姐姐一起去照顾外婆她老人家。”
“乘风,你现在已经是男子汉大丈夫了,到时候若是有什么麻烦事情,还需要你跑前跑后的,身体跟不上可不行。”
“韵姨娘。”
“嗯?怎么?连为娘我的话都不听了?”
“孩儿不敢,孩儿不敢,孩儿这就去休息。”
齐韵抬眸望着柳明志和青莲两人的背影,娇颜惆怅的叹了口气。
“姐妹们,咱们也去歇息吧。
莲儿妹妹心里的压力本来就已经很大了,今天又熬到了现在,明天的精气神肯定不怎么样。
咱们姐妹先去休息,明天替代她好好的照顾阿母她老人家。”
众佳人并未多言,默默的点着臻首示意了一下,莲步轻移的走向了不远处的竹屋。
齐韵她们姐妹说是去休息了,然而最终能否安心的休息。
也就犹未可知了。
柳明志回头扫了一下身后相继回屋的众人,继续轻轻地拍打着怀中依旧在失声痛哭的佳人。
时间悄然流逝着,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夜空中高悬的明月,不知何时已经偏移了许多。
柳明志低头看着哭累了以后,不知何时已经沉沉睡去的青莲,动作轻盈的脱下了身上的外袍,小心翼翼搭在了佳人的娇躯上面。
青莲似有所觉,又似是在梦呓,紧紧的朝着柳明志的怀中依偎了过去。
“夫君,妾身冷。”
柳明志急忙低头朝着怀中的佳人看去,伸手在她盘起的发鬓上抚摸了几下。
手心刚刚落在青莲的发丝上面,柳明志便感觉到了她发丝上面被露水打湿乐以后的湿润。
柳明志仰头看了一下天上已经倾斜了的皎洁明月,伸手在自己的头顶上摸了摸。
依旧是一片湿润。
今夜的月色固然明亮怡人。
露水却也更浓啊!
“莲儿,露水重了,咱们回去。”
“嗯?”
“露水重了,咱们回去。”
“嗯。”
柳明志也不知道青莲是睡着了的梦呓,还是半梦半醒之间的回答,双臂微微用力将其抱了起来,默默的朝着院落中的竹屋走了过去。
片刻之后,柳明志将青莲放进了早已经微凉的被窝里面,侧身斜躺在了一旁。
翌日下午。
数辆华贵的马车停在了寨子的大门外面。
乌山里他们看到停在寨门外的车马,急忙转身朝着寨子里面跑了过去。
“柳先生,青莲姑母,马车——
呼——马车,马车来了。”
正在庭院中商议着什么的柳明志几人,听到乌山里有远见近的吆喝声,蹭的从石凳上站了起来。
柳明志放下了手里的一株草药,疾步朝着正朝着庭院大门跑来的乌山里迎了过去。
“山里,马车来了?”
“没错,柳先生,马车来了,好几辆呢!”
柳明志快速的拍了拍乌山里的肩膀,转身对着青莲她们姐妹等人招了招手,一马当先的朝着债门外疾步而去。
“莲儿,韵儿,嫣儿和瑟琳娜她们到了,快点去接她们。”
“哎。”
“来了,来了。”
“可算是来了,可算是来了。”
当柳明志他们急匆匆的赶到寨门外之时,所看到的人并非是他们翘首以待的三公主李嫣与黄灵依她们姐妹几人,以及瑟琳娜和柳尘宇他们娘俩。
来人,乃是出乎了他们所有人预料之外的一众人。
柳之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袍,看着神色愕然的长子与一众儿媳,提着礼盒朝着寨门走了过去。
“看到老夫等人,你们至于这么惊讶吗?”
柳夫人白冰和柳大少的两个兄弟,柳明礼,柳明杰,以及柳大少的小妹柳萱几人,亦是各自提着一个礼盒,不紧不慢的跟在柳之安的后面。
柳明志回过神来,神色既是惊愕,又是惊喜的迎了上去。
“老头子,娘亲,明礼,明杰,萱儿,你们怎么来了?”
柳之安将手里的礼盒递给了跟在一旁的柳远,抬起头打量了一下寨子里面的景色。
“怎么?老夫的亲家母身体抱恙了,老夫不能来看望一下吗?”
超萌吸血鬼不能好好吸血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有些出乎意料了。”
“儿媳姐妹拜见爹爹,拜见娘亲。”
“孙女柳依依。”
“孙女柳菲菲。”
“孙儿柳乘风。”
“拜见爷爷,拜见奶奶。”
“乖孩子,免礼,快免礼。”
“多谢爷爷,多谢奶奶。”
“小弟柳明礼。”
“小妹柳萱。”
“小弟柳明杰。”
“见过大哥,见过诸位嫂子。”
“免礼。”
“两位叔叔免礼,小妹免礼。”
“谢大哥,谢诸位嫂子。”
“莲儿,韵儿,婉言,清诗,别冷着了,还不快接过娘亲他们手里的礼品。”
“是是是,妾身知道了。”
柳明志看到青莲她们姐妹等人朝着柳夫人他们迎了上去,抬脚朝着自家老头子走了过去。
“老头子,这是什么情况?你们怎么赶来了?”
柳之安回眸轻瞥了一眼正在互相寒暄的柳夫人和齐韵她们一众人,微眯着双眸率先朝着寨门中走去。
“莲儿,韵儿,婉言,你们姐妹快给娘亲,明礼,明杰和小妹她们引路。”
“哎,妾身姐妹知道了。”
柳明志交代了众佳人一番,动身朝着柳之安跟了上去。
“老头子,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你和娘亲还有明礼他们怎么来苗疆了?”
柳之安侧目扫了柳大少一眼,随手解下了腰间的旱烟袋。
柳明志虽然满腹疑问,却还是直接从袖口里掏出了自己的火折子。
柳之安装好了烟丝,凑到儿子吹燃的火折子上面点燃了烟丝,轻轻地吞吐了一口轻烟。
“老夫先是接到了你的传书,后来又接到了萱儿这丫头的传书。
当老夫看到了萱儿传书的内容之后,我就知道亲家母这边的事情肯定是严重了。
否则的话,你定然不会如此的大动干戈。
老夫放心不下,跟你娘亲商议了一番后,便一起赶来了苗疆。”
“原来是这样。”
“快跟老夫说说,亲家母的身体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