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紅樓賈府 ptt-第362章殺人

紅樓賈府
小說推薦紅樓賈府红楼贾府
辰时正,天还没亮,神京城门在鼓声中缓缓开启,寒冬腊月,此刻拥挤在城门外的都是前往东西两市讨生活的穷苦百姓,他们三更不到便从家中出发,一路冒着寒风赶到京城打算将家中的一些农货卖掉, 然后买一些食盐和粮食回去,今年的天非常的冷,农户们都挤在一起取暖,眼见城门开启,不待守城的军卒吆喝,这些农户都自发的排好队准备进城。
永定门刚刚开启,大量的百姓排着队缓缓地向着城内走去,就在这时, 远远地有马蹄声传来, 守城的锐士营军卒上前打手帘向官道上望去,只见一匹快马自通州方向奔来,看着来势汹汹的骑士,两名锐士营军卒端起火铳,一起大喝道:“站住!”
然而这名骑士非但不停马,反而猛地再抽一鞭,并高声道:“紧急军情!”
这时,方才看清这人身上穿的是兵部官员的袍服,并且有着血渍,见状,执勤的军官忙指挥着军卒将城门边的百姓驱散,马匹冲进了城内,瞬间便消失在街道上。
“紧急军情?这又是那里打仗了?”
“不可能,这是兵部的官员, 不是军使。”
“不好说,你看他那慌张的神色, 肯定是哪里出了大事。”
“….”
永定门前的百姓和军卒议论纷纷,都在猜测到底出了什么大事。
这名衣衫不整狼狈不堪的人正是负责押送长宁侯陈怀进京受审的兵部主事王志,此刻他急得要火烧眉毛了,昨夜他带领兵部差役和一百名禁军押送着陈怀抵达了通州,按照兵部制定的行程在通州城外的兵部驿站休息,打算今早五更启程进京,上半夜都还正常,二更天后突然遭到了不明身份的黑衣人袭击,他身边带着三十名兵部差役和一百名禁军,驿站中有五十名披甲军卒,可惜敌人太多了,不到半个时辰敌人就攻进了驿站,这些黑衣人直接冲进关有陈怀的后院,明显就是冲着他而去,他也在混乱中被射中了一箭,好在这些人没有仔细搜查,等他苏醒过来后发现整个驿站只有他一人侥幸活了下来,整个驿站被大火焚毁,至于陈怀肯定也死了。
他知道袭击他们的是什么人, 带头之人他认得,就是中山郡王刘四郞, 一个宗室中的奇葩, 他是太康帝同胞兄弟的唯一子嗣,曾经独领大军征战漠北,功封蜀王,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就是,刘四郞领兵回朝之时因为守关将领不给他开城门而直接命大军攻城,更是屠戮了关内的三千守军,这让愤怒的太康帝直接将他降爵为中山郡王,并且不允许他在参与任何朝政之事,自此他便养成了残暴的性子,府中下人多有被他虐杀。
王志快马加鞭,
向着皇城方向狂奔,他刚刚赶到神武门前,正好看见崇政殿大学士孙玉麟的马车自皇城驶出,王志激动得大喊道:“孙阁老!孙阁老!”
…..
昨夜陪着老太太吃酒看戏一直到三更天才歇息,酒也喝了不少,不过贾琦的生物钟准时将他催醒了,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是这个习惯,他动作很轻,不想惊动熟睡中的秋月,穿好衣服便起身出去了,简单地将头发挽了发髻,走出了武威堂,外面的空气十分清新,当然还非常的寒冷。
拿起放在连廊上的棍棒准备活动活动筋骨,身后传来了亲兵的声音,“二爷!”
“什么事?”
“二爷还是去大门口看看吧。”
“…”
贾琦眉头一皱,也不多说,放下手中的棍棒回屋拿了件披风便跟着亲兵往大门口走去。
贾琦走到大门口,只见几名手脚残缺的男子正和门前的亲兵哭诉着什么,贾琦不由一愣,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出了什么事?”
“大帅!”
“大帅来了!”
“求大帅为我们做主!!”
一见贾琦出来了,这五名手脚残缺的男子立刻爆发了,他们冲上前跪成一片,哭诉道:“大帅,弟兄们死的好惨啊!!”
“功勋乡的兄弟亲人们都死了,求大帅给我们做主!”
“求大帅做主!!”
“好了,都安静下来,仔细说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贾福大喝一声道。
百里玺 小说
“功勋乡?”
贾琦心中一惊,这可是兵部专门用来供养钱塘一战伤残京畿户籍军卒的地方,立刻对跪在最前面一名三四十岁的男子问道:“你来说。”
那男子用膝盖紧走两步,匍匐在贾琦面前,悲泣道:“大帅,卑职是已故副将李成贵李将军麾下哨营把总张小义。”
听到李成贵的名字,贾琦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自然,“你说吧,究竟出了什么事?”
“回禀大帅,四更天的时候,村子遭到了不明身份之人的攻击,原本以为是马匪之类的匪徒,卑职们虽说手脚残缺,但都是沙场中滚出来的,因此并没有放在心上,卑职和李把总召集了一百三十名还能拿起武器的老卒进行自卫,谁成想,对方竟然有千余人,眼见对方势大,李把总便告诉对方咱们都是大帅和兵部奉养的伤残老卒,并说村内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说道这里,张小义更加悲伤了,“这些人骗了李把总,说,说他们是逃难到此,只要我们给他们些食物便立刻退去。商议一番后,李把总便带着十名弟兄给他们送去食物,结果,结果他们根本不是逃难的百姓,更不是马匪,他们个个身着甲胄手持火器,不仅杀害了李把总他们,更是放话,说他们就是为了灭村而来。”
“大帅,八百九十二名有功老卒就剩我们五个从密道中逃了出来,还有各家的老人妇孺都死在这群畜生的手中了…”
话未说完,几人互相抱着失声痛哭起来。
“什么!”
贾琦勃然大怒,立刻问道:“可知这些人的去向?”
张小义喃喃道:“他们,他们多半还在,还在村中….”
“…”
贾琦一怔,似乎明白了什么,眼中杀机迸现,立刻命令道:“去军营。”
…….
皇城养心殿,苏培盛匆匆走进了小皇帝的小书房,低声禀报道:“陛下,内阁的孙阁老来了。”
“请进来。”
这两日小皇帝的心情极为恶劣,因为陈怀的事情,太皇太后和大宗正已经找他好两次了,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不能重罚陈怀,重罚?呵呵,这哪里是与他商议,这就差直接说不能让陈怀之事牵连到宗室了。
这也就算了,没想到这些宗室王爷会如此胆大,勋贵跟他们比起来简直就是善人了,这让他非常头疼,要搁以往,直接处置便罢了,可如今的局面让他很难在对宗室出手,否则指不定会引起多大的波动,但是如果不处置他们,外朝又不好交代。
片刻,孙玉麟匆匆走进了小书房,躬身施礼道:“臣参见陛下!”
“阁老不必多礼。”
刘胥手一挥,“可是有事?”
孙玉麟立刻躬身道:“陛下,兵部押送长宁侯进京的队伍出事了。”
谷蒅
“什么!”
“兵部驿站遭到袭击,除了兵部主事王志侥幸活了下来,所有人全部被害。”
见他欲言又止,刘胥忙问道:“有什么,就说吧!”
孙玉麟便吞吞吐吐道:“如果王志没有看错的话,动手之人是中山郡王刘四郞。”
“什么?!”
刘胥惊得面无血色,猛地站起身。
我无法成为公主
孙玉麟一咬牙道:“陛下,还是快想办法吧,这件事情瞒不住的,何况他们袭杀的还是兵部驿站,不查个水落石出,军方是不会罢休的。”
一句话倒提醒了刘胥,凡是只要牵扯到军方,都不是小事,他的后背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肯定是消息走露了,该怎么办?
这时,苏培盛飞奔而来,老远便气喘吁吁喊道:“陛下,西梁王领着五千骑兵出城了。”
“陛下。”
孙玉麟见刘胥没有反应,便忍不住提醒他,刘胥瞟了他一眼,一时有些踌躇了。
…..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五千骑兵便冲出了神京,铺天盖地的骑兵占满了官道,闷雷般的马蹄声吓得路上行人纷纷躲到两边,凌厉的气势让每个人都为之变色。
为了方便照顾这些伤残的军卒,兵部选址不是太偏僻,庄子距离神京城只有不到八里,离官道也就两里路,很快贾琦便领着骑兵抵达了此地,并没有近前,而是在不到两里的地方停了下来,贾琦催马上前打手帘向庄子眺望,等待着哨营的消息。
不久,季大牛带着哨探策马跑了过来,“大帅,人还在庄子内。”
“很好!”
贾琦马鞭一指,冷冷道:“给我将庄子围住,所有匪徒全部杀掉。”
五千铁骑席卷而来,瞬间便将庄子团团围住,一队又一队的前军都督府将士涌入庄子,从四面同时攻入,他们弃马步行,手持火铳刀盾和弓箭,冲入村子后喊杀声大作,按理说,冲进去的一千名军卒应该很快解决掉这些匪徒,结果却是恰恰相反,小半个时辰了,只听庄子里喊杀声不绝,这让贾琦立刻明白这些不是简单的匪徒,立刻命贾顺亲自领五百军卒入庄子增援。
听着庄子里传来的爆炸声,贾琦明白这是对方动用了震天雷,看来是抓住了大鱼,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搞到的东西,也是,敢冒着被军方追杀的风险去屠戮功勋乡,定身份不简单。
“大帅,内阁的孙大学士来了,要见您。”
小云雲 小說
这时,一名前军都督府的军官赶了过来。
“孙玉麟?”
贾琦愣住了。
“是的。”
一转念,贾琦似乎明白了什么,便令道:“带他过来。”
片刻,孙玉麟被带了过来,看着一身甲胄,手握刀柄的贾琦,孙玉麟拱手道:“臣参见王爷。”
孙玉麟躬身呆立了半晌,却没有听见贾琦的回复,心中一紧,又道:“臣是奉了陛下的命令来见王爷的。”
贾琦终于开口了,他冷冷看了孙玉麟一眼,淡淡道:“你是来说情的?”
“臣是奉命而来。”
“看来你是知道这庄子里面的人是谁了!不知是宗室哪位王爷,还是哪几位王爷?”
“这…”
贾琦冷笑一声道:“今日谁来也保不住他们。”
孙玉麟的额头有些冒汗了,当他得知了事情的原委之后,立刻猜到肯定是中山郡王刘四郞带人做下的祸事,虽说恼怒其胆大包天,却也清楚皇帝和内阁可以借此抽身而退,将军方推上前和宗室打擂台,他奉小皇帝的命令来不是求情,而是拖延时间,因为大宗正很快就要到了。
这时,贾福像拎小鸡一样将刘四郞给拎了过来。
贾琦眼一眯,指着刘四郞道:“把此人绑起来!”
立刻有几名亲兵扑上前将刘四郞五花大绑起来,这时,刘四郞忽然歇斯底里喊了起来,“贾琦,本王是先帝亲侄,皇室王爷,你若杀了我,你将得罪皇室和整个宗室。”
就在这时,数百名各家的护卫被捆绑着押了出来,全部跪成一排,贾琦指着跪了一地的王府护卫,对着张小义几人道:“去,杀了他们。”
“诺!”
“贾琦,他们都是各家王府的亲兵护卫,宗人府内都是登记在册,你不能杀他们。”
说着,转头望向孙玉麟,急声道:“孙阁老….呜呜!”
刘四郞还要说什么,却被亲兵用破布堵上了嘴,孙玉麟忙上前道:“王爷,这件事还是先上报朝廷,相信会有个合理的说法。”
“合理的说法?”
贾琦一连串地冷笑道:“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这就是军方的规矩。”
说到这里,贾琦冷冷地瞟了他一眼,一声厉喝,“杀!”
张小义五人手中的刀挥下,顿时五颗人头落地,鲜血流了一地,吓得所有跪倒在地的王府护卫一片惊呼,杀人和被杀是两回事,当死亡的脚步逐渐逼近之时,这些杀人如麻的王府护卫也被吓得浑身战栗。
就在这时,只听远远地传来了一声吼叫声,“西梁王,刀下留人!”
只见一队骑兵飞驰而来,忻城伯刘庆忠一眼便认出了为首之人,立刻道:“王爷,阁老,是大宗正来了。”
中山郡王激动不已,用力挣脱了军卒的束缚,迅速地向着大宗正跑去,就在他跑过贾琦身边之时,贾琦却缓缓抽出了斩马刀,一刀将他的人头斩下。
贾琦瞟了眼仍旧流血的无头尸体,下令道:“杀!”
随着一声令下,数百名贾家亲兵一挥手中的斩马刀,顿时数百颗人头落地,大宗正勒住了战马,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地的尸体,孙玉麟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