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墮落的狼崽-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蹴鞠看書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圣旨下。”内侍缓缓而来,扫了众人一眼。
“草民夏鸣等恭请陛下圣安。”夏鸣等人见状,脸上顿时露出喜色,他们认为皇帝终于妥协了,会对众人加以抚慰,顿时纷纷拜倒在地,山呼万岁。
“诏命, 今有学子夏鸣、杜成林等人狂悖犯上,蛊惑士子,搅乱朝廷大典,着立即剥夺其士子身份,终身不得参与科举,钦此!”内侍扫了众人一眼, 双目中闪烁着寒光,将手中的圣旨收了起来。
“去, 将这些人尽数抓起来,审问其姓名、籍贯,发往各地。”
内侍右手挥出,在身边的御林军蜂拥而上,朝面前的数百学子扑了过去。
夏鸣早就被圣旨上的内容给惊呆了,没想到他等到的不是嘉奖的圣旨,而是晴天霹雳,皇帝根本不在乎这些读书人的死活,数百人又能怎么样,一道圣旨下来,数百人到手的功名就被剥夺。从此之后,就是一个普通人。
“不可能,不可能,陛下是不可能下这样的圣旨的。”身边的杜成林大声的喊了起来,他双目圆睁,一切功名利禄才立刻都远离自己而去,十年寒窗此刻都化为乌有, 他还不知道自己以后将会遭遇什么样的后果呢?不能参加科举,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的读书人, 还能做什么?
“不可能,皇帝怎么可能任由这种事情发生呢?难道他真的想遗臭万年吗?要知道,这史书可是读书人书写的,他怎么可以这样呢?”夏鸣这个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还是跪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读书人,就你们这样也叫读书人,天地君亲师,不忠于陛下,陛下为何饶恕你们?”内侍冷冷的望着夏鸣等人,他们站在那里,任由御林军将这些读书人尽数抓走。
广场前一片呼喊声,还有求饶的声音,这些读书人哪里还有刚才的意气风发,叫骂声、求饶声、哭喊声连绵不绝,哪里还有读书人的潇洒模样,甚至有些读书人连屎尿都给吓出来了。
而此刻,在崇文殿之中,岑文本等人安然坐在椅子上, 面色平静,似乎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也只有范谨化成了一声长叹,他站起身来,望着外面,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半响之后,才见一个内侍走了进来,众人纷纷放下手中的奏折,望着对方,显然众人的心思也是放在外面的士子身上的。
“禀报诸位先生,人数已经定下来了,一共有七百三十六人。”内侍脸上露出笑容。
“十年寒窗,此刻付之东流,可惜,可叹,可悲啊!”范谨一声长叹。
李煜虽然立下了一些时间,事后也有学子反悔而参加科举的,但还有七百多人放弃了科举,走上了罢考的道路,现在大局已定,等待这七百多人的将会是残酷的下场。从此之后,再也没有机会参加科举,再也不会成为大夏的官员。
不能不说,这是一件十分可悲的事情,若不是出了意外,这些人原本是朝廷的栋梁之才,是可以为朝廷效力的,现在好了,不仅仅失去了科举的资格,十年寒窗苦读在此刻付之东流,也不知道消息传到家乡,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也不知道?水中会多了多少尸体。”高士廉也叹息了一声。
失去了科举的资格,一些人在受到打击的情况下,未必不会跳河自杀。虽然这些人罪有应得,但仔细想想,高士廉还是感觉到一丝可惜。
“事情查出来了吗?那个夏鸣是怎么回事?背后可有谁?”岑文本面色阴沉,他在士林之中是有些名声的,此事他也曾派人传言过,但并没有什么用处,这些人仍然想罢考。
“一个哗众取宠之人,加上有前朝余孽在暗中蛊惑,才有了今日之事。诸如杜成林等人,都是几个异想天开,自身无才,就想着用一些歪门邪道,想要名扬天下。”凌敬咳嗽了一声,说道:“不过,虽然没有证据证明此事和孔氏有关系,但,这个时候,哎!”
众人听了哪里不明白这里面的道理,虽然没有绝对的证据,可在皇帝面前,哪里需要什么证据的,此事就是和孔氏有关系,那就是有关系。
“先师之后为何会出这样的人?”高士廉哭笑道。
孔子在读书人当中地位崇高,哪怕是李煜自己也不敢不敬,故而明知道孔颖达的心思,也只是将圣旨暂缓颁发,但孔氏之后,想要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多的让李煜不敢给,也不想给,孔氏无功于国,却赐予土地,而且这些土地还在曲阜,这让李煜如何向天下交代?这个口子岂能轻易洞开,故而李煜是不敢给。
“这世上有许多事情不是我们能够解释的。孔氏的事情,我等都没有办法。”岑文本很快就说道:“诸位,我大夏即将征讨吐蕃,三军将士都已经准备妥当,军中将领也纷纷云集燕京,大军即将开拔,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众人听了面色一紧,大殿内的气氛顿时消失了许多的,大家都是聪明人,这些读书人虽然很重要,但天下的读书人实在是太多了,少了几百个也没有关系,但大夏和吐蕃之间的战争却显得十分重要,此事涉及到百万大军的生死存亡,皇帝将会亲临关中,指挥大军作战,不能出现任何问题。
刀劍 神
“粮草仍然在继续搬运之中,中南、江南等地的粮草也开始向成都、长安和武威运转。”范谨赶紧说道。
“武威等西北之地,经过多年的耕种,虽然粮草仍然短缺,但短时间内,强行正是征收还是能得到一些。”高士廉解释道:“下官已经行文给许敬宗,让他在西北收购粮草,多准备一些,以防万一。相信许敬宗的才干,应该是可以实现的。”
“大军兵马已经调集,只是领军的大将,还需要陛下决定。”凌敬也说道:“按照陛下的吩咐,这次大军出兵达六十万众,兵分三路,向吐蕃进发,相信吐蕃是绝对抵挡不住的。”
“一切都准备好了,也可以派人去请陛下回宫了。”岑文本忽然说道。
众人听了心中一笑,皇帝陛下在巡防营可是快活的很,有人传来消息,大营之中,不时的传来一阵叫好声,甚至今日一早,宫中稍微年长的皇子都去了巡防营。
“诸位,左右无事,不如我等也去营中看个究竟,如何?”凌敬忽然说道。
“走,走,同去。”岑文本放下手中的奏折,说道:“在军中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和其他的地方,还是别有一番滋味的。”
众人当下收拾了一番,就让人准备了马车,朝巡防营的大营而去,去玩乐自然是假,他们这是向皇帝表明态度,那些罢考之人实际上与众人是没有关系的。
宫门处的痕迹已经消除的干干净净,皇宫显得仍然是那样的威严,这里好像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一样。而岑文本等人坐着马车,看都没有看金水桥,径自出了宫门。
皇帝为什么会在关键的时候去了巡防营,实际上不就是在怀疑此事和朝中的大臣有关系吗?这才领着储君去了军营。
现在好了,皇帝连着皇子都去了巡防营,众人这个时候也纷纷前往军营,就是为了缓和皇帝之间的关系。
贡院之中,铜锣声响起,魏徵开始分发试卷,大夏春闱终于开始了。
而此刻,巡防营中,一场大型蹴鞠正在进行,硕大的军营中,大量的士兵云集,这是古代版的足球,被李煜带了过来,相关规则之类的自然是因地制宜,大家只要玩的痛快就好。
李煜这个时候哪里还有皇帝的模样,穿着布衣,坐在高台上,大声的叫喊起来,李景睿也是如此,父子两人手中的令旗颜色不同,显然是各执一方。其他的皇子也是身着劲装,分了两个阵营。
“陛下,岑大人几个先生都在营外求见。”高福小心翼翼的行走在一群**之中,脸上露出苦笑。他是不习惯眼前的模样。
“怎么,那边处理好了?”李煜一愣,放下手中的红旗,轻笑道:“这倒是有些意思了,不知道在朝中处理国事,来这里瞧热闹来了。”
“父皇,儿臣看,岑先生他们恐怕是担心您生气呢?”李景睿解释道:“儿臣可是听说了,参加春闱的人数增加了不少,恐怕是那些大臣还有世家大族在背后说话了。”
“你们几个,谁去将岑大人他们迎进来?景平,你去吧!”李煜看着身后的李景平一眼。
“儿臣遵旨。”李景平却是皱着秀气的眉头,看着场中的战斗一眼,飞快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领着两个侍卫出了蹴鞠场。
“十弟还是秀气了一些。”李景智眼珠转动,忍不住说道:“父皇,回头得好好操练一番。”
“怎么,你小子有能耐,自己下场去。”李煜瞪了对方一眼。这是萧氏的通病,重文轻武,连带着李景平也受到了影响。
“父皇,儿臣一个人下场可不行,得找一个对手。”李景智眼珠转动。
“哦,你想和谁上场啊!你二哥就免了啊,他力气大,他要是上下,场上的这些人恐怕都不好踢了。”李煜听了顿时来了兴趣,扫了周围几个一眼。
“景桓,怎么样?你我下去试试。”李景智将目光李景桓身上。
“既然三哥想比试一番,小弟只能遵从了。”李景桓听了嘴角一笑,他放下手中的绿旗,说道:“不过,三哥,你要是输了,可是要受到惩罚的。”
“惩罚就不用了,谁赢了,朕来赏。”李煜笑呵呵的从怀里摸出一块玉来,笑呵呵的说道:“谁赢了,就赏给他。这玩意不值什么钱,仅仅是做个奖品。”
“嘿嘿,这个好,父皇给的彩头,儿臣要了。”李景智扫了李景桓一眼,轻笑道:“怎么样,景桓,可有胆子上去踢上几脚。”
“三哥,难道我还怕你不成?”李景桓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轻笑道:“三哥,请。”
“请。”李景智点点头,两人相互望了一眼,隐隐多了一些战火。
“父皇。”李景睿有些担心,望着两个兄弟一眼。
“不用担心,兄弟两人心里面都憋着一肚子火呢!比试一番也是好的。”李煜摆了摆手,说道:“你认为他们会怀恨在心吗?若是连这点心胸都没有,日后也不会有什么出息的。”
李景睿点点头,只是望着场中的两人还是有些担心。
school zone
“陛下。”身后传来岑文本的声音,就见岑文本等人联袂而来,只是众人衣着朱紫,和在场中的士兵们有些不协调。
“几位先生来了,怎么,朝中的事情结束了?”李煜招呼众人,让李景睿等皇子让开地方,说道:“不会是因为景睿没去贡院来找他的麻烦吧!”
“陛下说笑了。”高士廉说道:“贡院之中有魏玄成和辅机两人足够了,殿下可以等到阅卷的时候前去就可也了,臣看,在这里的战斗,其精彩程度、重要程度丝毫不下于贡院中的考试啊!”
“陛下,有这么好的事情居然不招呼臣等前来观看,实在是太过分了。”凌敬也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说道:“陛下,您执红,臣就执黑。”
“凌先生,现在景智和景桓上场了,父皇可是出了一块玉佩,谁胜利了,就能得到这块玉佩,上等羊脂玉。”李景睿忽然说道。
“哦,看样子臣这次可要小心了。”凌敬一愣,看了岑文本一眼,说道:“诸位,怎么样,大家是不是都要表示表示。”
“那是,那是。”范谨想了想,从怀里摸出两个核桃来,隐隐可见上面有包浆了,显然把玩了许久。
岑文本等人也纷纷拿出了一些随身之物,多是以美玉居多,大概也就是范谨是文玩核桃。
“几位先生,认赌服输,若是输了,这些东西可是归赢家了。”李煜忽然说道:“朕两边都不压了,朕就压平局。